下载此页面的GPX文件

东方快车

来自维基导游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东方快车(Orient Express)成立于1883年,是连接东欧西欧的传奇列车服务。随着时间的推移,路线尽管发生了变化,但传统的最终目的地是巴黎伊斯坦布尔

虽然经过巴尔干地区的传统主要线路早已于1962年关闭,且从巴黎前往伊斯坦布尔的最后一条线路的最后一个卧铺车厢也于1977年启程,但西欧和中欧的部分常见线路虽然仍然活动,但是范围也不断的萎缩,直至2009年12月,东方快车的名字也终于从主要的欧洲铁路时刻表上永远消失了。随着西欧和中欧大规模地引入高速铁路,以及航空业价格的频繁波动,导致了许多卧铺火车服务也不断走向消亡。东方快车的原始线路化身也是其中之一。

了解[编辑]

20世纪20年代鼎盛时期的东方快车系统

最初的东方快车服务于1883年6月由国际货运公司(CIWL)开通,开通时的路线为巴黎维也纳,同年10月延长至伊斯坦布尔。始发站为巴黎东站(Gare de l'Est)。至少在1899年之前,这条线路都有轮船或渡口,在这些线路可以通过铁路完成的时候,这些线路都被取消了。截至1962年,主要的路线基本上没有变化,始发站为巴黎,途径斯特拉斯堡慕尼黑维也纳布达佩斯布加勒斯特,终点站是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君士坦丁堡)。它连通了当时的许多帝国:英国法国德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

这条线路在整个冷战时期额大部分时间里都保留了下来,在那个时代,他可以绕过铁幕,然后到达西方控制的领土。1931年9月13日,一个孤立的疯子对列车实行了一次鼓励的恐怖袭击:当列车开往维也纳时,它在比奥托尔巴吉(Biatorbágy,位于布达佩斯附近)的高架桥上引爆了炸药。这次事件是一台发动机和9辆列车从轨道上坠入了30米以下的山沟里,造成2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在一战二战期间,原来的东方快车线路(包括辛普伦和阿尔伯格东方快车)都暂停运营了。

其中主要的路线是(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都被中断了):

  • 1883年至1962年的东方快车巴黎始发,途径斯特拉斯堡慕尼黑维也纳布达佩斯布加勒斯特,终点站是伊斯坦布尔。从巴黎至布达佩斯的一段线路于1977年恢复使用,但是在2009年完全消失以前,却变成了两条线路:巴黎-维也纳(2001年)和斯特拉斯堡-维也纳(2001年)。起初,这条线路最初选择在下面的辛普伦东方快车上所走的线路,因为当时有一个奥匈帝国的车站,要求所有穿越奥地利领土的国际列车必须在维也纳停留(包括在的里雅斯特意大利东北部边境港口城市)附近的南部路线的一小段)。直到奥匈帝国瓦解之前,这条南方路线一直不可通行。
  • 辛普伦东方快车(Simplon Orient Express,1919-1962年),又称直通东方快车(Direct Orient Express,1962-1977年),从巴黎出发,途径洛桑米兰威尼斯贝尔格莱德索菲亚,终点站也是伊斯坦布尔。它是一条于东方快车主线平行多年的另一条列车线路,经辛普伦隧道进入意大利。其中一段后来又借着意大利辛普伦东方快车恢复了一部分(1982-2005年),从加莱和巴黎,经由米兰到达威尼斯,但是这辆列车却没有继续开往伊斯坦布尔。
  • 阿尔伯格东方快车(Aerberg Orient Express,1930-1962年)是第三条东方快车线路,从伦敦/加来出发,经由巴黎苏黎世因斯布鲁克维也纳布达佩斯,最后经由布加勒斯特贝尔格莱德到达终点站雅典。这条线路从来没有途径过伊斯坦布尔。在这个时代,途径英国的时候,必须还要乘坐渡轮。

这有效地结束了1962年的最初的巴黎-伊斯坦布尔路线(仅保留了辛普伦线),并在1977年完全结束了前往伊斯坦布尔的所有线路。

随着1977年国际货运公司(CIWL)停止东方快车业务之后,机车车辆的所有权转移各类各个国家的铁路系统(从1977年到2009年经营的部分西欧路线)或者是一些私人收藏着手中。此外,还有一部分列车被重新组装起来,进入博物馆进行展览。而且,仍有部分车厢,被现在用过旅游列车。

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1929年1月底,从巴黎开往伊斯坦布尔的辛普伦东方快车即将结束运营。但是当时的雪越积越深。最后货车被迫在距离城市50英里(约80.46公里)外的Çerkezköy停了下来。在接下来的10天里,它一直被困在雪地里,无法前进,乘客和机组人员也陷入了日益绝望的困境。

据我们所知,那列火车上没有运送任何凶残的逃犯、钻石大盗、不幸的恋人、间谍、带着阴郁男仆的疯狂贵族,或者任何其他可能用爱德华七世时期的服装、头戴毡帽的演员来赚钱的角色。在这种情况下,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也不会怀念它——但是她并没有太怀念它,而且很快就会纠正它的其他缺陷。

她原名叫做阿加莎·米勒(Agatha Miller),1890年出生,在1914年与陆军军官阿奇·克里斯蒂(Archie Christie)结婚。到了1926年,他们的恋爱关系破裂了,他与她的新情人度过了一个周末,于是她上演了一场戏剧性的失踪:她把车停在了比奇的悬崖上,然后躲在哈罗盖特天鹅酒店,直到10天后被发现。

这对夫妻于1928年离婚,阿加莎出发前往东方快车进行中东之旅——在与阿奇见面之前,她在埃及待了几个月。在这次旅行中,她遇到了在伊拉克工作的考古学家马克思·马洛恩(Max Mallowan)。他们于1930年结婚,在后来的几年里,她经常乘火车和其他交通工具在黎凡特和中东四处乱窜。因此,这趟停靠的火车,加上她自己的旅行经历,除了其文学潜力之外,还有一种个人联系。1934年,她坐在伊斯坦布尔佩拉皇宫饭店(Pera Palace Hotel Istanbul),她冷冷地注视着其他旅行者,并开始写下她的一部小说。

东方快车因在电影和文学作品中多次出现而闻名。最著名的是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的《东方快车谋杀案》(部分灵感来自于1929年的一个真实事件,当时火车在伊斯坦布尔郊外的Çerkezköy北暴风雪困住了五天)和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的《来自俄罗斯的爱》(From Russia with Love)——这是冷战时期詹姆斯•邦德系列电影之一。火车在格雷厄姆·格林(Graham Greene)的小说《史坦博火车》(Stamboul Train)和《与我的姑姑旅行》(Travels with My Aunt)中扮演着中心角色。

准备[编辑]

曾经在阿拉伯世界展览馆上展览的东方快车以及相关的物品

这一次旅行将横跨多个国家,如果使用现代化的铁路重新追溯的话,那么还有多条线路提供选择。虽然这条线路的大部分都位于申根区,但是如果穿越斯洛文尼亚匈牙利南部和东部边界的话都会面临额外的护照和/或签证要求。法国德国公民可以免签证进入土耳其90天,但对于英国护照的持有人而言这并不可行。

具体的签证/护照/移民限制等请参阅对应的维基导游条目。

抵达[编辑]

尽管这个旅程可以从任何一个终点(巴黎伊斯坦布尔)开始,但通常都是从西向东完成的,从巴黎东站(Gare de l'Est)出发。巴黎既是法国广阔的铁路的主要枢纽,又是欧洲最重要的机场之一——巴黎戴高乐国际机场IATACDG)的所在地,因此前往巴黎不是什么大的挑战。

前往[编辑]

1883年的东方快车

通过旅游专列[编辑]

东方快车停留在布克斯(St. Gallen),一个位于瑞士列支敦士登之间的边境检查站

目前,每年有一趟相关的旅游服务,路线是从巴黎-布达佩斯-锡纳亚-布加勒斯特-伊斯坦布尔。这辆“威尼斯辛普伦东方快车”是一辆旅游专列。价格昂贵又缓慢:单程费用每人至少超过9000美元,一同行走六天,在旅馆过夜并参观布达佩斯。

在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东方快车的全盛时期,它确实属于豪华旅行,并使用了一些在盛行时期的原始的铁路车辆,但其目的是作为娱乐活动,而不是实际的交通工具。

还有一些由同一家公司运营的其他线路,都是从伦敦出发,经由巴黎到达威尼斯或其他城市,如柏林。这种线路是季节性的,虽然仍然使用东方快车的车辆和品牌,但是他们不直接对应任何的与东方快车相关的历史行程。

乘坐多列现代火车[编辑]

从西面出发,旅程的起点是相当简单的,因为这条路显示许多国家/地区高速铁路服务的核心。而事实上,巴黎-布达佩斯的路线已经被欧盟优先列为“欧洲中轴线”。在伦敦-巴黎的路程上有欧洲之星的直达服务(请注意,由于移民管制,你必须至少在开车前30分钟到达站台)。从巴黎出发每天都有数班开往斯特拉斯堡的列车,途径TGV德国境内的ICE到达慕尼黑。从巴黎到慕尼黑每天都有ICE和TGV的直达列车。从慕尼黑出发,DB(德国联邦铁路公司)和ÖBB奥地利铁路公司)均提供开往维也纳的列车。维也纳距离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迪斯拉发(Bratislava)只有60公里,坐火车也只需要1小时即可到达。当您从这里向东继续出发时,列车的速度会明显减慢,但是睡觉的人仍然非常的多,因此您可能决定将白天的旅行改为在夜间进行。

在东面,有从伊斯坦布尔到达布加勒斯特索非亚的现代博斯普鲁斯海峡快线服务(Bosphorus Express)。这条线路并不像原来的东方快车那样豪华,也没有它的一个关键优势——能够将同样私有的卧铺车厢无缝地移动到另一个国家系统的火车或发动机上,这样乘客就可以在不下车的情况下直接继续接下来的旅程。

在目前线路的基础上,从巴黎前往伊斯坦布尔需要三到四个晚上(因为要乘坐许多不同的列车)。从巴黎(或伦敦)的每次一站票(或Interrail通行证等系统通行证)都必须单独购买,无法实现一票制。从英国到奥地利(包括途径的法国和德国)的所有铁路系统都提供各种优惠,以降低提前购买的票价(通常仅限已经预定的车次,如果您错过了预定好的车次,那么将无法全额退款,甚至是无法退款),因此在关键时候买票的价格可能也会相当昂贵,尤其是在长途旅行中。如果你可以安排日期的话,并且愿意在星期二下午1点就开始旅行,那么你可以将跨国车票的价格降低为19欧元(有时候甚至可以比这更少)。前东欧国家有相对较低的统一税率,在列车类型或购买时间上几乎没有差别。然而随着提前购买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这种情况也在慢慢地改变。

途径布加勒斯特[编辑]

你可以从巴黎、斯特拉斯堡或慕尼黑乘坐TGV,然后继续向东前往布达佩斯。有一列火车从布达佩斯开往布加勒斯特。在布加勒斯特,您可以搭乘博斯普鲁斯海峡快车(Bosphorus Express)前往伊斯坦布尔。

这条线路与原始的线路最为接近,但是这需要消耗4天的时间,因为东部的一些列车的衔接时间并不一致。

途径贝尔格莱德[编辑]

仍然以从巴黎、斯塔拉斯堡或慕尼黑乘坐TGV为例,你可以从慕尼黑前往萨格勒布,然后再前往贝尔格莱德,再接着乘车到索非亚。在这两个城市你可以乘坐巴尔干快线(Balkan Express),它是到达伊斯坦布尔的博斯卢普斯海峡快车的一条支线。

在东部,火车的衔接时间并不一致。

直通东方快车[编辑]

这种相当昂贵的传统列车与需要连接的多列现代列车相结合的列车是Optima Express,这是一种连接菲拉赫(Villach,奥地利)和埃迪尔内(Edirne,土耳其的欧洲部分)的汽车列车。火车旅行需要33个小时,乘客可以预订自己的有马车厢或无马车厢。在夏季(大约是四月至十一月),每周有两趟固定车次。成年人单人票起价149美元,单程6个铺位。当然,要完成整个巴黎-伊斯坦布尔之旅,你必须为剩下的旅程安排火车票。巴黎-维拉赫之间的旅程应该会很轻松,但埃迪尔内-伊斯坦布尔之间的路程可能会有出人意料地具有挑战性。

下一站[编辑]

伊斯坦布尔锡尔克奇东方快车博物馆
伊斯坦布尔的一个酒店房间,阿加莎·克里斯蒂(Agatha Christie)在这里写下了《东方快车谋杀案》

最初的线路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Sirkeci车站结束,这个终点站是1890年专门为东方快车建造的,是伊斯坦布尔主要的车站之一。作为欧洲东方主义的一个著名例子,它的建筑师故意决定使用这种风格为即将到来的乘客迎来一种“东方”的感觉。截至2018年,只有马尔马雷(Marmaray)通勤列车在车站内服务(然后是相当深的地下),但它的中心位置很容易通过当地的有轨电车和通勤铁路到达,而且车站内有一个很小的单间博物馆,里面陈列着东方快车时代的文物。

位于佩拉的Pera Palace Hotel酒店(始建于1892年,是该市第一家欧式酒店,专门为从东方快车下车的乘客提供,因此他们不会错过在家中常见的西方奢侈品)的一个房间,就在金角车站(Golden Horn)对面,阿加莎•克里斯蒂曾在那里创作过《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车站被保留下来,以示敬意。

土耳其拥有一个羽翼未丰但不断扩张的高速铁路系统,但是由于伊斯坦布尔地区的铁路网络进行了重大的重新设计,因此所有开往土耳其亚洲地方的列车都是从彭迪克(Pendik)出发的,彭迪克是相对偏远的郊区,当然比不上Sirkeci和Haydarpaşa车站(传统的,计划未来成为亚洲终点站的火车站)的辉煌,彭迪克站更因此显得苍白无力,但暂时还是可以的。YHT服务可以到达安卡拉埃斯基谢希尔(Eskişehir)和科尼亚(Konya)等地,但目前仍然计划继续扩展铁路网络。

在2003年之前,可以转乘另一辆曾经由国际旅行车公司(Compagnie Internationale de Wagons-Lits)运营的高级客运列车,即Taurus Express(土耳其语:Toros Ekspresi)。这列火车继续从伊斯坦布尔的亚洲终点站经由叙利亚一直延伸到巴格达(在其鼎盛时期,其铁路网覆盖整个中东,甚至远至开罗),但由于美国入侵伊拉克而停止运营。2012年,埃斯基谢希尔(Eskişehir)和阿达纳(Adana)之间的土耳其国内线路得以恢复。一旦伊斯坦布尔周围的铁路网络升级完成,预计将恢复对该市的服务,但由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冲突仍在继续,实质恢复的事件仍然是个谜。

从名义上讲,从伊斯坦布尔到新德里的陆路旅行是可能的,既可以是一次独立旅程,也可以是像儒勒·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世界》那样的更长途环游世界的一部分。然而,由于中东和中亚大部分地区的不利的政治局势,这次旅行可能变得很复杂。

参见[编辑]

旅行路线条目指南条目。它有覆盖整条路线的完整优质的信息。勇往直前,帮助我们把它打造为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