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維基導遊
< User:Liuxingy

Liuxingy/旅行札記:冰島呵,冰島……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這是一個維基導遊用戶頁

作者:--Liuxingy討論


在冰島的扉頁,生命被攤開,好似書卷。

有時讀你是平視,可以眺望到極遠處。景物錯落地列著,又有斜斜生出的枝杈。目光所及之處是火山岩和它風化後的砂礫,大片的環形山丘,幾乎沒有高過人身的植物。只是那些暗綠的苔蘚,稀稀落落又緊緊攀附著地面,純淨而荒涼,像這個藍色星球剛剛凝固的模樣。

有時讀你是仰視,被廣袤的柔和包裹。清晨,天空是白色的,一塊巨大的晶體反射著晨曦的微光;中午轉為藍色,和深不可測的海洋一般,北冰洋在下方,互相掩照,融為一體;然後就到了傍晚,極晝的光芒略微暗淡,金色和藍色相映成輝。這時候,我坐在海邊的岩石上,靜靜地坐著,並不和什麼人交流,學著卡夫卡的樣子,俯下身去,在沙地上刻下一個符號,又放任海浪帶走它。我輕輕地念著:「冰島。」海面上的遊艇像樹葉漂過溪水,一片,兩片,三片……我念著你的名字,一遍,兩遍,三遍……

你是世界的盡頭嗎?我讀到的分明是一場冷酷的仙境啊。若此地為盡頭,哪裡又是世界的另一個入口?有人驅車在這片土地上尋找答案,模糊地瞧見兩枚黑色的斑點,近了才發現是野馬,長長的鬃毛在風中飄拂。我忽然生出一種強烈的預感,它們便是你派來的使節,深深地望我一眼,又凜然離去。

其實,我已讀到很多入口,珍珠塔,黃金瀑布,而最深刻的是藍湖。初行者難以置信在這猙獰銳利的黑色熔岩間,會有顏色如魔鬼調出的美麗湖泊。它是那麼特立獨行,清澈一詞與它絕緣——它是渾濁的,伸手不見五指的藍白漿液,一臂之距便看不清指尖。我的思想在藍色的湖水中游弋,想知道在這深處,是否有一個小小的洞口,一腳踏入就可以到達異地。我讀到一絲綽綽人聲,驚慌地尋求旁人的幫助。我聽不清她在說什麼,莫非她已看到了那個入口?她不想做冒險的第一人?又或者,她捨不得離開這熱鬧沸騰的人間?

讀你,能讀到高空雲絮,一望無際的火山岩,森冷的雪山,還有滾滾的狼煙,那不是人類點燃的,而是不甘寂寞的大地在固執地小聲嘟囔,表達它的心聲。

世事如書,我偏愛你這一頁,只願讀你,一如讀熾熱溫度中騰起的漫天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