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ser:Liuxingy

Liuxingy/旅行札记:冰岛呵,冰岛……

来自维基导游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这是一个维基导游用户页

作者:--Liuxingy讨论


在冰岛的扉页,生命被摊开,好似书卷。

有时读你是平视,可以眺望到极远处。景物错落地列着,又有斜斜生出的枝杈。目光所及之处是火山岩和它风化后的砂砾,大片的环形山丘,几乎没有高过人身的植物。只是那些暗绿的苔藓,稀稀落落又紧紧攀附着地面,纯净而荒凉,像这个蓝色星球刚刚凝固的模样。

有时读你是仰视,被广袤的柔和包裹。清晨,天空是白色的,一块巨大的晶体反射着晨曦的微光;中午转为蓝色,和深不可测的海洋一般,北冰洋在下方,互相掩照,融为一体;然后就到了傍晚,极昼的光芒略微暗淡,金色和蓝色相映成辉。这时候,我坐在海边的岩石上,静静地坐着,并不和什么人交流,学着卡夫卡的样子,俯下身去,在沙地上刻下一个符号,又放任海浪带走它。我轻轻地念着:“冰岛。”海面上的游艇像树叶漂过溪水,一片,两片,三片……我念着你的名字,一遍,两遍,三遍……

你是世界的尽头吗?我读到的分明是一场冷酷的仙境啊。若此地为尽头,哪里又是世界的另一个入口?有人驱车在这片土地上寻找答案,模糊地瞧见两枚黑色的斑点,近了才发现是野马,长长的鬃毛在风中飘拂。我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预感,它们便是你派来的使节,深深地望我一眼,又凛然离去。

其实,我已读到很多入口,珍珠塔,黄金瀑布,而最深刻的是蓝湖。初行者难以置信在这狰狞锐利的黑色熔岩间,会有颜色如魔鬼调出的美丽湖泊。它是那么特立独行,清澈一词与它绝缘——它是浑浊的,伸手不见五指的蓝白浆液,一臂之距便看不清指尖。我的思想在蓝色的湖水中游弋,想知道在这深处,是否有一个小小的洞口,一脚踏入就可以到达异地。我读到一丝绰绰人声,惊慌地寻求旁人的帮助。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莫非她已看到了那个入口?她不想做冒险的第一人?又或者,她舍不得离开这热闹沸腾的人间?

读你,能读到高空云絮,一望无际的火山岩,森冷的雪山,还有滚滚的狼烟,那不是人类点燃的,而是不甘寂寞的大地在固执地小声嘟囔,表达它的心声。

世事如书,我偏爱你这一页,只愿读你,一如读炽热温度中腾起的漫天繁星。